新橋位於普渡吊橋的旁側,承包商積極勘察地形後,開始進行地基開鑿、鋼鐵備料、橋身鋼樑運送、鞏固橋墩等工程。由於東西橫貫公路一邊是臨淵斷崖、一邊是山崖岩壁,八十八公尺長的普渡橋乃由七節十二點五公尺長的箱型鋼樑銜接而成,每段樑間使用一千七百五十支特製螺絲來銜接,整座橋樑總共耗用特製螺絲一萬零五百支。為保持橋身鋼樑結構的完整,載運的交通工具如何通過山谷隧道,實是一大考驗。據施工人員表示,一節一節的箱型鋼樑運送進來
時,沿途均有堆高機一路跟隨,遇到蜿蜒陡峭的危險路段或有高度限制的山谷隧道,則必須先用堆高機將鋼樑順著山形地勢左移右挪,分寸必爭的運送通過危險路段。從東西橫貫公路起點的太魯閣牌樓到天祥約須四十分鐘車程,但因運送過程一波三折,竟然耗費了一整夜的時間和台幣八十幾萬的運費。

普渡橋重建工程是一樁歷經千呼萬喚方乃成就的大事,無奈動工之後百經波折
僅就鋼樑的運送問題即面臨如此的瓶頸,施工過程更是備極艱難,就像道心薄弱的眾生面臨嚴厲的風雨考驗,菩薩道難忍難行的可貴,我們從它的重建之路
,印證無疑。

祥德寺因背倚中央山脈,對外被立霧溪隔絕,考量颱風季節時氾濫的洪水從上游挾帶下大量巨石沖刷而下的危險性,新的普渡橋是一座跨距長達八十八公尺的橋樑,中間沒有橋柱;一般橋樑不論橋身長短,至少都有二線車道(八公尺
)的寬度,但普渡橋只供行人通行,橋面淨寬只有三公尺,整座橋的結構又狹又長;又為預防洪水暴漲時水面漲過橋面的危險性,橋的縱身也不能設計得太深。

在種種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自然環境限制下,新的普渡橋雖然不是一座世界級的大橋,但在設計與施工上的難度,卻世界罕見。承包商推估完工造價超過原預算,在不敷成本下終於停工,一耽擱又過四年。

普渡橋,既然名為普渡橋,在重建過程中所遭遇的紛爭憂擾,均應以普度眾生的耐心毅力去克服,所以祥德寺不計得失,毅然答應承擔不足的經費。

祥德寺位於天災地變頻仍的東部山區,經常發生大大小小的災變,然住持地皎恩師觀一座靈山聖寺對大地眾生善根的啟發,深具生生世世的影響力,故晉山近廿年來,將地藏菩薩真真實實的血汗精神落實在修行道路中,懷抱「誓與祥德寺共生死」的悲心,階段性地推動數十期的整修災變工程,並默默地承擔起龐大的整修經費,從修復邊坡、擋土牆、保育水土等,所費不貲。

祥德寺因位處孤山絕勢中,一磚一瓦、一砂一石、一橋一路,得來非常不易,維護過程更是艱辛非常。但在地皎恩師的心中,地藏菩薩以悲心願力感昭世人
,祂的精神在此,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她不惜心血保護祥德寺,就是在弘揚地藏菩薩的精神,保護千萬人法身慧命的根基。

普渡吊橋是祥德寺對外唯一的通道,肩負著接引中外遊客登上彼岸的神聖使命
,卻已面臨超過使用年限,老舊的鋼索呈現疲勞現象的問題,而重建工程又因
經費不足而窒礙難行,地皎恩師眼見費盡千辛萬苦運送進來的新橋鋼樑、鋼筋
荒廢生蛂A普渡橋是中外遊客必經之景點,長期延宕的工程亦有礙國際觀瞻,
如果太管處和承包商雙方堅持不下,致使案情進入訴訟程序,那價值台幣一千多萬的社會資源將閒置浪費,普渡橋的重建之路將更遙遙無期。

太管處為補強安全設計,追加工程經費,
但因預算不足,提出政府與民間合作的方
案。面對如此膠著的狀態,素有「愛國僧
人」美稱的地皎恩師懷著無比的信心勇氣
,在她無我的想法,這座橋既然名為普渡
橋,在重建過程中所遭遇的紛爭憂擾,均
應以普度眾生的耐心毅力去克服,所以縱
然普渡橋的所有權並非歸屬祥德寺,寺方
仍願站在使用者的立場,不計較得失,不
追究責任,全力協助。

於是,地皎恩師毅然答應承擔所有不足的經費,並須在短期內籌足這筆逾千萬的龐大金額,這對一位兩袖清風、憂國憂民的修行者實是一大重擔。此番「當下承擔」
的氣概,犧牲小我,顧全大局,終於促使延宕四年的普渡橋重建工程,得於今年初順利復工。

這是一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橋,橋面承受的任何力量均由這座橋自己承擔,這種精神就像一位頂天立地的菩薩道行者,以身做橋墩,以心做橋身,以血鋪橋面,所歷經的一切磨難,均由自己承擔。

一般橋樑均有一項共同的通性,不論所承受的壓力來自行人、車輛或大自然,都有其一定的傳遞和化解過程,然新的普渡橋卻和一般橋樑迥然不同。它乍看像一座吊橋,細看又像一座斜張橋,再仔細觀察,卻發現它既不是吊橋,也不是斜張橋,只是一座最簡單的簡支樑,而且其化解外來力量的過程,也和一般橋樑大不相同,許多橋樑專家對這座橋不約而同地抱持相同的看法∼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


 









加入會員 / 參加功德項目 / 與我們聯絡 ◎訂閱 / 取消電子報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